KOKI

这个人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

记一次意难平

        你被室友孤立,是我们寝室的人和你玩,让你不用显得太孤单。可你从没真心感激过她们,面对帮助过你的人,你显现出理所应当的嘴脸。

        渐渐地,我们寝室人也不喜欢你。因为考教资的原因,你提出和我一起学习的要求。我说,我不喜欢等人,你能做到我就和你一起。你答应的倒挺好,却次次要我等你,帮你取快递,帮你做这做那。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次你骑着车像拉小狗一样拉着我,只是为了排挤曾经为你说话的室友。你需要的根本不是一个学习伙伴,你需要的只是一个小跟班。

        和漂亮的你走在一起,不爱打扮的我却被人夸了一次漂亮,你不为我高兴反而说我像武大郎。你每次提问我问题我都能答出来,你又不开心了,为我的对答如流感到愤怒。其实你只是不希望我过得比你好,尽管我真心对你,每次都为你解答你的难题。

        考研期间,因为我的室友和我们同上一个补习班,你就对她恶语相向并叫我和你一起排挤她。我才不会同意你的做法,你却认为是我背叛了你。你认为全世界都对不起你,只是因为你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。

        每次见面都要问我学到了哪里,在干什么,还不是因为你心里有鬼,不愿和别人分享资源。你心中有鬼自然也认为别人心中也有鬼。帮你完成小组作业,给你分享教资考试资料,分享四六级考试资料,帮你查考研院校的资料……自私的你怎么会记得,你记得的只有对你的一般对待(没错!根本没有对你不好,只是对你像平常人那样你就受不了了,我又不是在和王公贵族做朋友)

        失去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(你才不是我的朋友),不仅不是我的损失,反而是我的解脱。


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,这次一定可以考上。我会全力以赴,让这个声音成为现实的。


人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。一边说着不喜欢被人拿来比较,一边又处处与人暗中较劲


相互轻蔑,却又彼此来往,并一起自我作贱,这就是世上所谓“朋友”的真面目。


今天看到小朋友和狗吵架,就画了这个(逃

GD迷妹把她的欧巴认成了蔡徐坤,小王正在前去绝交的路上

炮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想做个炮仗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开心的时候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屁颠儿屁颠儿的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难过的时候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吭哧吭哧的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见喜欢的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啪嗒啪嗒的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见讨厌的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duang duang duang的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想做个炮仗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管怎么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都是理所当然